忆水趣事
【渔乐记】钓甲鱼
时间:2019-04-01  浏览次数:

□许双林

一日清晨,在集市上看到有位老汉卖一只斤把重的野生甲鱼,说是在他家韭菜畦边捉到的。我感到很稀奇,因为现在都是家养甲鱼,野生的极少见,何况是捉到的。这让我自然想到多年前钓甲鱼的趣事。

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我在南闸柏庄教书时,仲夏的一天,我正在切猪肝,干部华委员走过来说:“刀下留肝!”我问:“干嘛?”他答:“钓甲鱼。”

天黑了,华委员先把猪肝切成幼儿小手指大小的条块,接着将线一头扣在小竹竿梢上,一头扣在针中间,然后小心地把针埋藏进猪肝中。我疑惑地问:“这就能钓到甲鱼啦?”他笑着说:“姜太公直钩钓鱼你知道吗?那甲鱼吞下猪肝欲走,一拽线,针不就横在嗓子里了吗?”于是,我打电筒他拿钩竿,走一段路,在河边插一根,走里把路就插完了。

第一次钓甲鱼,兴奋难眠嫌夜长,翌日天没亮,就起身了,而华委员也到了。我们迅速地去收钩,连收两钩都没有,我心凉了。第三钩有了,我欣喜地用手拎拎,约一斤出头。第四钩又钓一只,还大些。我兴奋极了,可华委员没乐,说:“你知道为什么钓两只?这两个钩是插在绿肥塘边的,有蚯蚓,引甲鱼来。”

第二天,我们做了十竿钩,大多是插在“绿肥塘”上的(那个年代挖塘沤青草做肥料很普遍),可是也就钓三只甲鱼。怎么回事?华委员又总结说,不能老在附近一条河里钓,应该换河沟,距离拉开来。

第三天,我们做了十二竿钩(我闹着玩在其中一根竿上扣两钩),一人一半,寻了几条河沟的“绿肥塘”,分头插竿放钩。我第一次亲手插竿放钩,很希望钓得多。夜里做个梦,钩钩都有甲鱼。五更天,我就去起钩了。我收了五竿钩,就见两只甲鱼,还没了一竿钩,不乐意。就在回头路上,忽然发现河沟中有一根小竹竿一翘一翘地慢慢行动,天已亮,我看清了正是没了的那双钩竿。“有名堂!”我喜出望外地跳下水,游过去,拖起钩竿往回游,上了岸,提起钩,是两只甲鱼。我开心极了,笑道:“怪不得把钩竿拖跑了!”

刊于2012715日《淮海晚报》A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