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城印象
【运河水】一生与运河水为伴
时间:2019-04-08  浏览次数:

□何永年

我自小出生在清江浦里运河北岸西长街西端靠近万字口的地方,距运河直线距离约40米,按现在的位置,在大运河文化广场东南角,承德北路与漕运东路交汇点的中间,距小闸(越闸)不足100米。在我家西边有一条水巷,它是名副其实的“水巷”,整天湿漉漉的,且是一人巷,巷子很窄带有弯曲,幸是石板路面,如是泥路,肯定无法走。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,周围居民到里运河里挑水抄近路必走这条窄巷子,因此整天水淋淋湿漉漉。

儿时随母亲下河边淘米洗菜,常会多带一只洗菜篮还有一个玻璃瓶,在众多小鱼抢食的时候,用竹篮猛一舀,准有收获,于是将活蹦乱跳的小鱼放进瓶中,喜不自禁。热天往往乘母亲不注意,脱掉鞋子,赤脚站在水里,凉爽惬意,甚至向水深处走,母亲发现连忙拽住,吓唬说:“再这样,下回不带你来。”那时没有幼儿园,便成了母亲的小尾巴或叫跟屁虫,母亲到哪里都要带着,不放心啊。逐渐长大上小学时,和母亲一道到河里挑水,水桶系子都在母亲那头,她是怕我吃不消。在水巷里走时,如果对面来人,双方都要紧贴墙边走,或者停住,让对方先走,那时人都很讲礼貌。上中学时我便一人挑副水桶去挑水,当时生活紧巴,多是自家挑水,很少雇人挑。

学龄前,我常跑到河南面纪家楼小学找表哥边新民玩,上课时我躲在他后面,一旦下课便成了疯狂世界,两拨人组成三人马一人骑,马上人互相扭打比胜负,我多为骑马人;或为高个同学争着让我骑在脖上在空地跑圈。下午放学,表哥便带我掏鸟窝、游泳,那时纪家楼小学南面是个大汪塘,塘中有个小岛,岛上长满芦苇蒲草,里面有不少鸟窝,是最诱人的,表哥一只手划水一只手拽着我游到小岛,抓了鸟蛋和小鸟用裤头盛着,光腚游回岸边。表哥大多带我到里运河边戏水,那时水是清的。现在想起来还后怕,随时会有危险发生,当时哪管得了许多。上小学期间是我的自由天地,经常放学后尤其暑假,三五个小伙伴在运河里游泳,大口子、废黄河也是常去的地方。

稍大,只要有空闲,常去近在咫尺的大闸口小闸口轮船码头去玩。在大闸闸墙上常年都有人在顺着水流方向舀鱼,舀上数次最多10来次便能舀到一条大鱼,都在2斤以上,有鲫鱼鲤鱼白条,最多的是鲑鱼。渔网三角形,篙柄很长,因此舀鱼人要力大胆大有耐性,舀鱼人身体前倾,很危险。长大后才明白,鱼总是逆水而上,因此要顺着水流方向舀。

最让我不能忘怀历历在目的,便是在小闸上观看船只逆流而上艰险过闸的情景。

上世纪60年代,因房屋拆迁搬住在石码头街(1998年改扩建为承德北路)马车站对面,夏天晚饭后和同住一个院里的陈光甫、陈玉顺三人,仅穿一裤头,肩上搭一条毛巾,脚穿木拖板,走在石板路上发出呱达呱达声响,来到小闸西边码头处下水畅游一番,其乐无穷。

刊于2012722日《淮海晚报》A4